请百度搜索M600标准版通用PC站关键词找到我们! 上海致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网址: zhijuninvestment.com

致君分享

巴菲特和芒格在2016年股东大会上的问答全文

文字:[大][中][小] 2016-6-20    浏览次数:1210    

开场巴菲特介绍说自己是两个人中年轻的那个,然后在介绍芒格时,说:“他总是电影里被女孩子倾心的那个”。他另外介绍董事会的directors,包括比尔盖茨、沃特斯哥特等!


记者提问:1987年以来伯克希尔早期是很喜欢投市值比较小的公司,现在的情况好像有变化,原因是什么?

巴菲特:我们以前会投市值很小的公司,但是现在这样越来越难。See‘s candy 喜之糖果,当地报纸,都是相对轻资产的产业。公司成长过程中遇到问题很正常,伯克希尔的目标是提高运营收入,但实际盈利并不一定每年增长,因为每年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特别是在以复合盈利计算时,对公司不小的负担。刚刚的幻灯片应看到 300亿美元可更新的资产,目前我们已经投入大量资金但不是很快能回收, 比如911等不可预料的事。但是我也投资BNSF铁路公司,需要很多钱。所以无论大小公司,资本市值不会限制我们的投资。


记者提问:为何收购Precision Cast,该公司前景如何?

Precision Castparts Corp是航空航天制造企业精密铸件公司,该公司被伯克希尔收购,约320亿美元。

它代表伯克希尔最大的收购,超过2010年其对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的交易。

巴菲特说了精密铸件公司CEO马克·尼根Mark Donegan许多好话,称他是“非凡的经理人”,几乎“独一无二的”。

他说,尼根的一个好处是,他不必要处理的是一个上市公司的麻烦,因为他的公司已经被并入伯克希尔稳定的大家庭。大多数伯克希尔旗下公司的经理人都表示,他们很高兴,因为没有了上市公司CEO的压力,不用担心向投资者和分析师每季度解释股票的表现。 巴菲特总结说,他很想找到三到四家像精密铸件公司这样的公司来购买,但这种公司的主导人“非常重要”。


观众提问:你们是如何追寻快乐的?回过头看,哪些事情是你想重新做的?

巴菲特:今天我85岁了,我已经很高兴了。今天用我喜欢方式生活,吃我喜欢的东西,跟我喜欢人一起过活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方式了。我很早就决定了我最喜欢的雇员是我自己。查理和我都是被上帝赐福的,他92岁我85岁,我们每天都有工作要做。做精彩的事情,他应该觉得现在做的事情在92岁是非常有趣、精彩、非常值得的一些事情。我们是非常幸运的,所以我今天实际上没有任何抱怨了。业务上的话,我想开始做这个纺织业可能是比较走错的地方,查理你呢?

芒格:回头看的话我没有做任何后悔的事儿。赚不赚钱都不是一回事儿,我比较后悔是那时候没有变聪明更快一点。我现在92岁了,我还有很多的精力会继续工作下去,这是比较难得的。


股东提问:为什么伯克希尔公司出售大量欧洲再保险公司的股份?

巴菲特:我在我的年度报告中也讲了,再保险业务在未来10年一般会没有过去10年那么有吸引力。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利率停留如此之低。它使一个合理的利润投资溢价比较困难。巴菲特指出,伯克希尔还拥有一个很大的再保险业务,但他的公司有更大的灵活性来进出不同业务。近来,在该业务中去寻找投资收益“不好玩”

芒格指出,“很多从金融人”已经进入再保险的领域。这可能是参照类似由对冲基金经理大卫·艾因霍恩成立绿光公司 (Greenlight Re)。这意味着供应量上升,而需求基本上是没变的。


保险分析师Cliff Gallant提问:事实上,Geico的表现没有Progressive好,您怎么看?

巴菲特:Progressive以前的市场比我们多得多,Geico第一季度的表现是不错的。虽说没有去年好。但去年出事的人数急剧增加,这也有点奇怪。但不能不说汽车设计的越来越安全,出事几率越来越低。Geico和Progressive的市场模式不同,我认为Geico今年有很好的获利空间。希望我100岁的时候,我们的市场份额超过State Farm,我会做我能做的部分,我要活到100岁!

现在保险业对我们的吸引力已经不大,再保险面临激烈的竞争,我们会长远考虑今后二十年对我们生意的影响。我们不会在他们擅长的领域里面打败他们。因为我们大多的生意代表的是时代发展的趋势,影响着人类。保险生意提供者增加但需求量并没有上升,反而回报率下降。而Gaico是非常好的例子,我们会在互相联网时代收益。这是巨大的力量。


观众提问:看到亚马逊以及其他公司的成长,市场推广方式上也发生很大变化。从推广销售到客户自己寻找适合产品这一转变,对公司意味着什么?

巴菲特:你说到这个问题是巨大的一个问题。亚马逊的成长的速率令人惊叹。 对我们而言,我们不会焦虑,我们不会想是去参与还是反对。互联网时代对我们的帮助良多,但思考新的机会时,我们也会面临一些阻力,但我们已经加入到互联网科技时代,我们会努力把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好。伯克希尔公司的最大优势是,我们不是固定在一个行业,钢铁或轮胎之类的。我们会分布在很多行业。我认为,一定要具备一个弹性思维,去思考将资产部署在哪些方面。

查理:我想在零售市场里,以前零售业是非常年轻的状况,现在零售业肯定被互联网影响,我们受更多的影响。互联网能够增加现在这些份额。这是肯定的事儿。所以我想亚马逊这个事情并不是最后会发生的事情,大家已经都知道了。


纽约时报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可口可乐导致肥胖等很多疾病,伯克希尔股东仍旧为投资可乐自豪?

巴菲特:我知道可乐容易导致肥胖等很多疾病,但你有自己的选择性,可以选择到底要消耗多少的卡路里或者吃多少东西。我做了这个选择,可乐和花生糖这都是我最喜欢吃的,我吃了,喝了这些东西我就变成非常快乐的一个人。

希望今天我有一个孪生兄弟,他可能天天就吃青菜或者花椰菜,看我们两个到底有怎样的结果。我想我一定比他快乐,而且我也有可能活得寿命更长。

如果你能够吃得均衡,不要令自己得肥胖症,也没有任何研究证明可口可乐会让你生病,也没有任何研究证明说我现在开始吃花椰菜或者喝水就可以活到一百岁。

而且据说有研究表明女性比男性更长寿,想长寿就去变成女性好了?!

我和芒格每天喝,1/4的卡路里都来自可口可乐。可口可乐绝对是一个很棒的产品。现在你没有想到它的益处只想到坏处,必须要把好处坏处都一起提出来才是对的。

芒格:我一般喝健怡可乐。你现在只考虑坏处不考虑益处。如果每年因为有多少人发生空难,你就不坐飞机了,这是非常不成熟的想法。


提问: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例如太阳能,伯克希尔公司已经投入了大批资金。伯克希尔是希望在能源方面都转变为可再生能源吗?这是长期目标吗?

巴菲特:“所有我们的决定,当然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后代有更多的能源可以使用。”

巴菲特鼓励全球采取这方面的行动:联邦政府在这些方面有很多鼓励政策,同时,全世界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碳排放付出代价。可再生能源取代现有能源的程度,取决于政府政策。目前的政府政策是让社区分担费用,而不是让大家通过减排得到好处。

但我们希望,法律政策方面未来有所改变,如果政府在税收方面给予我们更多优惠,我们会投入更多在这方面。 在给股东的信里,巴菲特提到:“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投资了160亿美元到可再生能源事业里,并且现在拥有着国家7%的风能发电和6%的太阳能发电。事实上,我们的公用事业所拥有并且运作的4423兆瓦的风力发电是第二名的6倍。”


股东现场提问:如何看待投行的金融衍生品?

巴菲特:投行是我的重点投资对象,衍生品非常危险,以后也是。监管人员未必会有办法有效监管,要非常小心。我也认为衍生品价值很难评估。


提问:如果美国像欧洲和日本一样引入负利率,这对我们会有什么影响?

巴菲特:伯克希尔公司已经在处理欧洲负利率。伯克希尔有本事用现有资本“找事情做”。现实的情况是利率如此之低,浮存金对保险公司来说,没有多年前那么有价值。但是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还是有价值,因为在投资方面,它比它的竞争对手更多地运用浮存金。

保险公司的浮存金,简单地说,是从保险费中收集到的资金,但尚未发放以满足索赔。这对保险公司来说是责任。但收取保费和支付索赔出来之间的延迟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提供了一个机会,浮存金的投资显然多年来为巴菲特和伯克希尔巨大的优势。


提问:我们知道现在铁路的行业遭遇冬天,表现不是很好。汽车也被连累到,这种衰退是季节性的吗,未来是否会加剧?它的周期到底是怎么样?是否有更多的物资能够使用在铁路的运输,或在短期之内进行补足呢?

巴菲特:煤炭减少以及冬天不是非常寒冷都会降低收入,铁道的影响基本上跟炭有关,20%的衰退当然是非常严重的。但我们在估算业务是也不是只是单纯看股票价值,BFSN是我们非常好的资产,我们会长期持有,即使他今年下跌,我们也预期未来会有很好的发展。如果有机会我们还是会继续进行投资的,外在起伏的状况很难预测。


股东提问:你是我们的邓布利多,现在很多孩子包括我的下一代也是您的追随者。现在的孩子已经开始研究股票,你的投资理念怎么传播给孩子们?

巴菲特说,“我没有看过哈利波特,但我把它当作一种恭维。”

巴菲特:不用羡慕别人,所谓百万富翁其实没有什么秘密的。只要自己想一下哪些东西是有道理的,具备坚定的思维,不是看哪个股票涨了你就去买。


提问:在内华达州再生能源有没有到新的信息,包括政府一些新政策,还有环境保护方面对于可再生能源方面有何影响?不少人都反对各州政府补偿本州的太阳能公司,因为这将造成不公平竞争。

巴菲特:过去能源相关行业的价格是超出我们实际承受能力的。假如有一万七千人他们就开始装这些太阳光能板了,但是在讲到税,减低方面对于政府来讲,它也希望用太阳能或者风来发电。如果他中间加一万七千的居民有了房顶上这些光能板的话,每一个大瓦只要一毛钱,我们可以购买或者再开始生产更多的。所以也许只有大概三分五就可以生产电多人说你必须给我1%的差价,因为用这个需要补足,所以99%的电力都不是那么必要了。太阳能很有竞争性。可再生能源产生的帐单由谁买单是个政治问题。我觉得社区应该负担整个费用。


提问:关于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BNSF)的收益问题。

巴菲特:该公司会因为低廉的的天然气价格而继续在收益上挣扎。

伯克希尔在2010年买的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此前,他说,第一季度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BNSF的收益下降显著,而且这种趋势将在今年继续。

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已被更低廉的煤炭货运影响。这是因为电厂改用天然气,对煤炭的需求下降。更重要的是,暖冬意味着较低的取暖需求。

不过,巴菲特说,“我们爱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伯克希尔以极具吸引力的价格买下它。


股东提问:巴菲特如何预测国际油价,有没有这方面的投资。

巴菲特回答:我不会对任何大宗商品做出预测,也不会基于这些预测进行任何决策,我只会讨论伯克希尔公司,这是我最了解的。

芒格:和巴菲特一样,我也没有预测。


提问:如果特朗普当上总统,对伯克希尔的业务有哪些潜在的影响?

巴菲特说: 我们的运营在价格控制之下。 我们盈利的52%用来交联邦税,我们已经有相应的法规,最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个国家近几百年来做得很好。它已经适应了社会,社会也已经适应了企业。

巴菲特是一位长期民主党,支持希拉里:“这不会是主要问题,”他笑声说。

但随后他回答问题:“伯克希尔将继续做得很好”,不管政策是谁在管理。

该国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并会继续改善,巴菲特还重复投资理念的核心。“没有总统候选人或总统会将它结束。他们能用或好或坏的方法管理,但不会真正把它(经济)偏离轨道。

芒格先生说,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大大被低估,美国取得的成就也被低估。


提问:投行未来的走向?包括富国银行未来的表现?

巴菲特:富国银行是非常好的银行,而现在客户和银行的关系越来越难了。目前的规则对大银行不利,限制很多,大银行也没有小银行扩展迅速。

但是富国银行现在没有什么问题,发展很好。2008年我们投资高盛也有很高的收益。不过我还是非常担心。

芒格:我不记得我们有大量购买投资银行或者产品。我们对投资银行,害怕多于喜爱。


分析师提问: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最近放弃接管诺福克南方(Norfolk Southern)公司,它是否标志着该行业新一轮收购现象。

巴菲特让运行伯克希尔的BNSF的马特·罗斯回答:由于近几年的监管提高,我们并不认为会合并。

他预计,起码在美国人口变得较大之前,它不会发生。因为这将导致交通变得更加稀缺,铁路将需要做更多,而且会迫使他们通过兼并来提高效率。


提问:租赁业务是伯克希尔很大的一部分收益来源,请问对租赁行业的预期。

巴菲特:对于纯租赁行业,我不是很有兴趣,像租一辆车,我们也很少投资单纯租赁业,这个行业并没有很大吸引力。我们投资了十亿元在灌装卡车租赁业务,但我不看好飞机租赁。

银行在租借方面他们比我们更有竞争力,因为他们的资本成本比较低,像富国银行他们的成本比我们多十个基点。一万亿规模我们认为这方面跟他们相比没有太多竞争力,只是单纯金钱方面的租借生意对我们不是特别有吸引力的生意。


菲律宾投资者提问:巴菲特你有竞争对手吗?

巴菲特:我们并不畏惧竞争对手,要知道芒格是个不错的律师。竞争对手时时存在。你需要关注的是更完善自己的产品,良性的竞争也会让促进我们改良。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客户那里,更关注客户、产品,才会得到客户的肯定。不要总想着打败消灭竞争对手,而忽略你应该做的事。

芒格:把精力更多的放在自己的产品和要做的事情上!


有观众询问了红杉基金,该传奇性的共同基金拥有制药公司Valeant(33.36, -1.89, -5.36%)公司的许多股票,损失严重。

红杉是由巴菲特两名朋友于1970年创立的,他们一直与这位亿万富翁保持关系。

巴菲特:该基金的长期业绩记录仍然是示范性的,但他相信负责Valeant公司交易的基金经理已经离开公司。

巴菲特还表示该Valeant公司的商业模式是有严重“硬伤”的。

该公司曾请求伯克希尔投资,但伯克希尔拒绝了。他说,“有一些事情在商业和证券市场,我们已经看到了一遍又一遍,并经常会有一个坏的结束,但经常在短期内看起来不错。”

“Valeant公司的有些情形其实应该被(基金经理)注意到,对在红杉基金的人来说,非常痛苦,”他说,但他认为该基金目前的管理层很能干。

芒格说:红杉已重组本身。“我们认为整个事情已经被修复。当然,Valeant公司只是一个下水道,那些造成这个结果的应该被背负所有的骂名,“芒格说。

巴菲特展示标普500指数对比Protege Partners五家基金的平均表现。

芒格表示,“只要买我们的股票就好了。”巴菲特强调,“我们有一些优秀的经理人,但这种优秀的经理人像大海捞针一样难得。”


提问:巴菲特继承者如何保持伯克希尔的文化?

巴菲特:伯克希尔最大的挑战是规模,规模是公司表现的最大敌人。伯克希尔哈撒韦表现很好,“我也没看到任何证据证明管理层改变这个文化。”

这里巴菲特还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在自己去世后,他的儿子霍华德-巴菲特将出任伯克希尔的董事长(但不会兼任CEO),这样他就能够保持企业文化,并在董事会选错CEO的情况下帮助罢免这一继任人。

但观众问,如果Howard Buffett(他儿子)也离开怎么办,巴菲特没有正面回答。

这么说巴菲特的接班人还是一个未知数?估计这下人们又要猜破脑袋了。


提问:现在有保险业务是否会考虑一些转变,伯克希尔会考虑网络平台吗?

巴菲特:我们在这保险业上有一进步的探索 ,会尝试更多的业务。包括个人汽车保险方面的业务都会有平台,虽然这些尝试也许会犯错误。

年轻的人会更适应这个平台。网络新科技的成长真的难以置信。保险业务正在从过去的电话平台向网络平台转变。


提问:伯克希尔并不是很多元化,多元化是否会影响伯克希尔公司价值?以及对公司多元化的看法。

巴菲特:我们考虑的方面很多。企业最重要的是商业文化,我们的人才要认可并且延续我们的文化,所以我们一直以来按照公司的原则招纳人才,也就是他们要对公司理念文化有认同感。

其次我们的董事很出色,他们不仅仅是为了钱,他的是以股东利益为先,与公司价值观一致。


提问:以2015年伯克希尔的股价出现下跌来说,您认为是否应该购回股票?

巴菲特:股价如果下跌没有超过1.2倍,我是不会买的。1.2是我的指标,是我很关注的一个数字。我认为价值应该超过购买价格很多。这是我为何从原先的 1.1倍上升到1.2的原因。

巴菲特还说,他有混合的感觉。因为他肯定在他的股票下跌的时候回购可以赚钱,但这是赚其他股东的钱。 巴菲特又说,他还是不愿意给股东返现,他的股票像是银行储蓄账户,你现在拿出来有1美元,以后就是1.2美元。

芒格:美国其他地方的公司回购股票,对股东没任何好处。


提问:如何评估投资?

巴菲特:我喜欢看公司的细节,看看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公司有多少可行性。

芒格说:微观经济是我们正在做的,但宏观经济是我们要审视的。


提问:是否可以谈下油田收购案的情况?及对石油化工业看法。

巴菲特:这是个不错的公司,我们买了以后完全可以预料到他的成长。

但其实在油田的这个并购案是一个错误。我认为那次并购案不应该发生,虽然也有盈利,但时间很不合适,赶上油价暴跌。

我们很关注细节,评估可行性。这个业务很好,这次投资赶上的时机很不好。


提问:当伯克希尔公司与巴菲特的个人投资冲突应该怎么办?公司由谁最终作出投资决策?

巴菲特回答:比如20亿美元的资产,99%是公司在买,1%是我在买。伯克希尔公司可以做大型投资,只要公司能拿下,达到伯克希尔购买规模,那就由公司买。而我则可以投资小企业,而且如果和伯克希尔有冲突,那么我会退出。我个人的资产都不是伯克希尔公司感兴趣的。

芒格:我们其实并没有很多伯克希尔之外的投资,我们不会做与公司有冲突的事。


观众提问:哪些事情令你和芒格成功建立伯克希尔,哪些事情是你们不认同的?

巴菲特:我和以前的导师学到很多,从芒格身上我也学到很多。我一生都在观察哪些东西可以进行商业运作。你要了解哪些事情是自己可以做到,哪些是无力做到的。这并不复杂,你不需要有很高的智商来进行投资,但必须有情感的控制。很聪明的人有时候会做一些很愚蠢的事情,避免“自我摧毁”就好了。

芒格:情绪和机会有时候相辅相成,所以是可以从错误中学习的。我现在已经是祖父了,我经常讲的就是,不要羡慕别人的成功,只要中规中矩的做事。如果伯克希尔真的很聪明,可能还不会像今天这样成功。


提问:伯克希尔在进行交易时,好像不太做尽职调查,但较少的尽职调查会不会给伯克希尔带来风险?

巴菲特:我们在并购的时候,犯了很多错误,但不是有问题的雇佣合同等,许多是错误的经济前景或行业前景评估。这些错误即使做了更多的尽职调查好像也解决不了。世界上没有任何清单可以涵盖所有事项。

芒格说:有时我看到一些交易项目失败,但我们想做的项目基本都可以做成。我们更关注的是项目的质量和人的品质。


提问:在子公司和管理者更换方面有什么安排?

巴菲特:董事会会提呈此事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宣布一个名字。因为首先,不知道何时会展开关于继任者的计划;其次,关于继任者的个人情况可能会随时变化,董事会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选择下一个候选者,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也不会在名称或职位上花很多功夫。


股东提问:伯克希尔为什么没有很高的公司债券信用评级(AAA评级)?

巴菲特:评估公司是错的,我们的经营和他们评估的模型不相符。


提问:你们商业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巴菲特:我们非常清楚自己能做什么,哪些能做,哪些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能意气用事。查理是我生意上最重要的伙伴,我们相互扶持。

芒格:别做蠢事,你也不需要多聪明。


股东提问:全球人口的增长,投资黄牛会好吗?

芒格尔: 这是我认为最糟糕的业务。

巴菲特:有些公司还好的。(试图缓解气氛)

芒格尔继续说:大概每20年,有1年会好。


提问:在兼并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回答:巴菲特承认在过去的兼并收购中犯过很多错误,包括对行业的预估、经济环境分析都有过失误。经理人的能力是重要的影响因素。


提问:近年来,包括成立卡夫亨氏公司的交易在内,伯克希尔被视为是反对裁员的,但巴西私募公司3G Capital Partners在削减成本方面毫不留情。

巴菲特:3G及其合伙人给出的裁员建议是必要的,他们在成本削减方面一直做的很聪明。我们关注裁员可能对产品包装行业造成的影响,但目前我没有看到任何损害。


提问:信用卡公司的现状与未来发展,是否会重新评估美国运通股票?

巴菲特:长期投资很重要,很多人说美国运通还是在原地踏步,但我觉得现状还是可以接受的。即使美国运通不如之前那样有吸引力,仍然是非常值得持有的良好业务。

市场不是一成不变的,有变化调整很正常。像汽车行业曾经的高峰期,我们小的时候福特是巨头公司,之前像通用,几乎垄断了整个市场。

支付业务现在的确面临着很大变化,但我们仍然很开心拥有这家信用卡公司。


记者提问:让BNSF经营持续的话,要做些什么?

巴菲特:铁路运输的继续折旧方面,必须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对BNSF而言,我们会花费比现在折旧更多的钱,对现在而言是负面的,但我们会随时寻找途径来调整现有状况。当时我们不知道油价会跌的这么厉害。

巴菲特坦陈:这个业务非常烧,“去年我们在资本支出中拿出了58亿美元”。油价下跌很厉害,但煤炭行业的不景气对我们投资方向影响不大。

现场股东再次提及继承人问题,包括多次说到“如果你们去世了,伯克希尔会有什么改变?”

巴菲特的确不喜欢正面回答这类的问题,他表示:目前来说还不能确认继承人何时上任时间,而继承人会有变数,如果不能担当,伯克希尔董事会可以重新选举。这似乎也暗示两位老人还将在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Carol Loom 退休《财富》记者: 伯克希尔如何管理剩余现金流?

巴菲特自豪地说:我们从来没有低于200亿美元的现金。这样,我们就不会在现金流方面有任何担忧。

我们不会做任何举动来改变现在的情况。如果将供应商付款周期延长,我们就有更充足的资本。但我们不需要,也不想破坏和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和双赢局面。


观众提问:休斯顿很多原油工人失业,油价是否会影响美联储的政策?

巴菲特:我不认为会有多大影响。低油价对于美国经济整体而言应该是有好处的,因为美国是一个原油净进口的国家。很多消费者还会从低油价中获益。原油对于美国经济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即使油价下跌,美国经济仍然持续改善。当然,如果能预测到油价低迷会持续多久当然好。


观众提问:如何解释对IBM的投资?

巴菲表示:IBM有着某些优势的同时,也有某些弱点。这与计算机行业的变化有直接的关系。

巴菲特说,他不想对公司投资的公司进行投资分析。在此之前,他告诉CNBC,投资IBM可能是一个错误。

芒格:这和计算机行业的变化有直接关系。没有人知道IBM是否会成功还是失败,但这是一个很多有智慧的人会取得成功的领域。


最后一个观众提问:在年度股东信中,您的幽默感总是给我们带来很多乐趣。您的幽默感从何而来?

巴菲特:我觉得查理比我更有幽默感。

芒格:如果你准确地观察这个世界,必然是幽默的,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可笑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